痛心!甘孜德格县脱贫攻坚第一线8天倒下两干部

12月13日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从甘孜州德格县委宣传部获悉,当天早上,德格县卡松渡乡党委书记拉巴泽仁因突发疾病去世。而此前的12月6日,德格县竹庆镇档木村第一书记、甘孜州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、办公室副主任袁剑,在德格县竹庆镇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期间,因突发心脑血管疾病不幸离世。仅仅相隔8天,德格县两名干部倒在脱贫攻坚省检(迎接省检查)期间,令人痛心。

两名干部离世 生前都曾带病坚持工作

据了解,卡松渡乡党委书记拉巴泽仁,患有严重的高原疾病,近段时间身体不好,在成都住院治疗后返回乡上带病坚持工作。蹲点联系的县级领导及乡上干部多次劝他再回成都治疗,但他坚持带病履职,坚持省检结束后再治疗。12月12日,拉巴泽仁加班到凌晨两点,13日9时39分,因突发心脑血管疾病,经抢救无效去世,终年36岁。目前,善后正在处理。拉巴泽仁,甘孜州德格县人,出生于1983年4月。2003年12月至2005年12月,在部队服役。2006年9月至2007年6月,在甘孜州德格县年古乡工作。2007年6月至2009年5月,任德格县中扎科乡专武干事(其间:2009年5月考录为“双语”公务员)。2009年5月至2009年7月,在德格县亚丁乡人民政府工作。2009年7月至2010年1月,在德格县中扎科乡人民政府工作。2010年1月至2011年7月,任中扎科乡人民政府副乡长。2011年7月至2013年8月,任德格县亚丁乡党委副书记。2013年8月至2014年1月,任德格县卡松渡乡党委副书记。2014年1月至2015年11月,在德格县卡松渡担任乡党委副书记、乡长。2015年11月至2016年10月,任卡松渡乡党委书记。2016年10月至2019年12月13日,任卡松渡乡党委书记、人大主席团主席。而仅仅几天前,德格县另外一名干部才刚刚倒在脱贫攻坚第一线。12月6日13时50分,德格县竹庆镇档木村第一书记、甘孜州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、办公室副主任袁剑,在德格县竹庆镇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期间,带病坚持工作,因突发心脑血管疾病,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,终年42岁。袁剑,1977年2月出生,1997年7月参加工作,200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生前长期在甘孜州人大常委会工作,2007年7月至2007年9月在海螺沟管理局磨西镇咱地村挂职任村党支部副书记;2007年10月至2009年10月在炉霍县新都镇新都一村挂职任村党支部副书记。2019年5月,根据组织安排,派驻德格县竹庆镇档木村任第一书记。8天之内,甘孜德格县两名干部倒在脱贫攻坚第一线,令人痛心。

还有一种情况就是,考生本身对公务员职业不感兴趣,只是因为自己学历不高,在现有学历层次的基础上,考公务员是最好的选择,才去报考公务员的。如果他们有了研究生学历,就有资本在就业选项中剔除公务员职业,这时,选择读研当然最好。

社会发展,人们的思维能力也在提升,考虑问题也越来越理性,基本不会被一时热血冲昏头脑而做出令人遗憾的决定,大家会仔细斟酌。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,受自身认知水平和客观环境的影响,每个人分析问题的水平有高有低,这就导致很多时候,大家在同一个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。前面提到的“放弃读研选择公务员”的朋友,他的父亲不认同他的决定,就是这个原因。

世界变化太快,人生充满变数,人们所做出的决定,现在看来或许是最佳的,但五年后、十年后再回想起当初的决定,可能又会觉得是“糟糕的选择”。没有人能肯定地说自己做的选择永远正确,大多数人只能从很现实的角度做出评判,因此,无论是选择研究生,还是选择公务员,只要你觉得自己的选择让你感受到了快乐和充实,就勇敢地做出选择吧。

“在研究生和公务员之间,我做了最现实的选择”,他写道,“读研能带来文凭上的提升,但毕业了终究还是要找工作,现在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何必又要在赌上三年的‘不确定’?我放弃了研究生,选择公务员,朋友们都很理解自己的决定,但父母至今还埋怨我”。

这个问题笔者在早前的一篇文章中有提过,当时有一位同时考上研究生和公务员的考生,纠结于“是放弃公务员还是放弃研究生”,笔者对他的问题进行了简单分析,并给出了一些建议。

很意外的是,那篇文章收获了很高的阅读量,引起了很大的共鸣,说明遭遇过类似纠结或担心遭遇类似纠结的人不在少数。在文章的众多评论中有一条引起了笔者的注意。发那条评论的朋友现已是某机关单位公务员,去年,他的考研初试成绩不错,也通过了复试,成功拿到了研究生的“入场券”。与此同时,他参加的公务员考试,也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。他倾向于选择公务员,不过他的父母却希望他读研。双方为这事争执了很长时间。

如今就业形势普遍严峻,且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,加上整个社会“学历通胀”,研究生文凭给个人带来的“增值效用”大打折扣。所以,若手上有一份不错的工作,的确可以放弃读研而选择就业。

尤其是类似于公务员这样的工作岗位,首先考取公务员就很不容易,实力是一方面,运气也是关键的一方面。如果放弃公务员工作,等读完研究生三年,再考公务员,真不一定就能考上。其次,公务员岗位很看重资历。就算研究生毕业后很幸运地再次考取公务员,跟三年前就考上公务员的本科生相比,优势也不是很明显。虽然机关单位比较器重高学历人才,但如果有重要岗位空缺,大多会起用资历较深的公务员,多三年工作经验的本科生,会比刚参加工作的研究生,更容易被提拔重用。

不过,如果考上的公务员岗位很一般,而考研上的高校很厉害,就需要仔细斟酌了。比如乡镇公务员和211高校研究生,估计大多数考生会选择211高校研究生。毕竟乡镇公务员发展空间受到了极大限制,而拿到了211高校研究生文凭,则意味着有更多的发展可能。

也就是说,遇到同时考上公务员和研究生的情况,不一定都应该选择公务员,有些时候,读研或许是更好的选择,所以每位考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合理判断。

德格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,贫困面广、贫困量大、贫困度深,乡乡都有贫困村、村村都有贫困户,共有贫困村102个,贫困人口5651户23461人,贫困发生率达27.46%,贫困人口占全州的11%。德格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,自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,德格县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政治责任、最大民生工程、最大发展机遇,紧紧围绕“好支部、好房子、好条件、好场所、好保障、好日子、好习惯、好风气、好机制、好未来”目标,集全县之智、举全县之力,扎实推动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,脱贫攻坚取得了阶段性成效。2014年以来,累计全口径投入59.87亿元,实现102个贫困村退出,5511户22931名贫困人口脱贫,贫困发生率从2014年的27.46%降至0.64%。为了切实打赢打好脱贫攻坚这场没有退路的战役,德格县先后落实29名县级联系领导、87个帮扶单位、171名第一书记、383名驻村工作队员、1930名帮扶责任人,形成“点面结合”帮扶机制。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加上前述牺牲的两位同志,2019年德格县先后有3名同志倒在了脱贫攻坚第一线,另一名是德格县温拖乡党委书记徐贵勇。7月29日凌晨2时,徐贵勇在脱贫攻坚工作期间,因突发脑溢血,经抢救无效,因公殉职。徐贵勇,甘孜州丹巴县人,出生于1978年9月,2004年6月入党。1997年9月至2000年7月,在甘孜州工业学校工业企业会计专业学习。2000年7月至2003年4月,在德格县扶贫开发办工作。2003年4月2006年7月,在德格县财政局工作(其间2003年6月-2005年5月在四川省委党校行政管理专业学习)。2006年7月至2010年1月,任德格县俄南乡副乡长(其间2006年4月至2008年4月在四川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学习)。2010年1月至2011年7月,任德格县窝公乡副乡长。2011年7月至2011年12月,任德格县温拖乡党委副书记。2011年12月至2017年4月,任温拖乡党委副书记、乡长。2017年4月至2019年7月29日,任温拖乡党委书记。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陈静

贫困人口减少了一年却有三名同志倒下